华宇拼音输入法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3230|回复: 15

【分,份】辨析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2-4-3 20:15:2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水分/水份,盐分/盐份?

以上如何区分呢?求教。
发表于 2012-4-3 20:50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名词,用分:
成分、水分、盐分

量词,用份:
一份、两份、三份
发表于 2012-4-3 21:18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学习!
发表于 2012-4-4 06:58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古陶瓦 于 2012-4-4 09:30 编辑

蓝天说得没错,但是 “身份、身份证”该怎么处理呢。到现在各家输入法还是这样。

百度:身份  身份;身份证
搜狗:身份       ;身份证
QQ:身份  身分;身份证


新华词典:【身分】
辞海(第六版):【身分】、【身份证】
现汉:【身份】
发表于 2012-4-4 09:25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“身分”还是“身份”



谢仁友

  出版于三四十年代的《国语辞典》和1953年出版的《新华字典》
都只有“身分”,没有“身份”。1978年出版的《现代汉语词典》
“身分”与“身份”两种写法并列,但“身分”列在前面,说明“身
分”这种写法使用得更广。1996年出版的《现代汉语词典》修订本,
以“身份”为正条,以“身分”为副条,明确体现了对“身分”和
“身份”这一对异形词进行规范的态度,即提倡使用“身份”这一词
形。有人对此颇有意见,认为还是用“身分”这一词形更为妥当。窃
以为未必。

  “身份”与“身分”之别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也就是“份”与
“分”之别。先看“份”字。“份”,原读bin,《说文解字》:“份,
文质备也。从人,分声。”它是“彬”的古字,《论语·雍也》中的
“文质彬彬”,原来就写作“文质份份”。后来,新老交替,“文质
备”义专由“彬”字表示,而资格更老的“份”反而只能赋闲在家了。
再看“分”字。“分”是个多音多义字。根据《汉语大词典》,“分”
有两个读音:fēn和fèn,读fēn的有17个义项,读fèn的也有13个
义项,由此可见“分”这个文字符号负担之重,而这显然不利于文字
记录的精确性和科学性,不利于书面交际。因此,为“分”减负很有
必要。于是,比“分”字只多了一个“人”字旁而长期赋闲在家的
“份”,再次找到了工作。

  “份”再就业后,改读fèn,任务当然是为“分(fèn)”减负。
“份”倒也称职,在人们的语言实践中,“分”字在表示“情分,情
谊;名分,位分;缘分,福分;整体或全部中的一部分;量词”等许
多义项时,都可写作“份”。如:同是曹禺的作品,其《原野》第二
幕中有“虎子,你看在我的分上,你把他放过吧”,其《雷雨》第三
幕中又有“看在妈的份上,别同他闹”;《礼记·礼运》中有“礼达
而分定”,赵树理《张来兴》中也有“是我份内的事,传令我也没有
什么说的”;《初刻拍案惊奇》卷三五中有“神明如此有灵!以应着
昨梦,惭愧,今日有分做财主了”,梨园戏《入窑》中也有“是我俩
缘份相牵又相伴”;沈从文《三个男人和一个女人》中有“我们试去
水边照照看,就知道这件事我们无分了”,茅盾《一个女性》中也有
“造作那些不利于女士的流言,黄胖子和何求都有份”;《水浒传》
第五十三回有“那分面却热,老头儿低着头,伏桌儿吃”,当代作品
中则常见有“一份报纸”“两份合同”,等等。

  在现代汉语中,“身分”主要有“(人)在社会上或法律上的地
位”和“受人尊重的地位”两个义项。如今,“身分”之所以被迫让
位于“身份”,窃以为与以下因素有关:其一,“身分”的“分”的
语素义是“名分、位分”之义,如前所述,此义之“分”可写作“份”;
其二,“身分”之义与“人”有关,而“份”字在结构上从人从分,
也与人有关,所以“身分”写作“身份”,更有利于人们见字明义;
其三,“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”的颁发,是促使“身分”让位
于“身份”的催化剂。应该承认,虽然“身份”这一词形早已见于文
学作品中,如:曹禺《王昭君》第二幕有“他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个奴
隶”,刘澍德《迷》中有“当个小股员,就把身份提得那样高,脾气
弄得那样大”,等等,但是,它的广泛使用确在“身份证”的颁发之
后。因为颁发“身份证”是一种政府行为,“身份证”中“身份”这
一词形的选用,客观上起了一种引导的作用。《现代汉语词典》(修
订本)有鉴于此,降“身分”为副条,立“身份”为正条,既照顾了
历史,又反映了语言的变化,可谓妥当。

  有人担心,“身分”一词义项较多,若改为“身份”,恐难以涵
盖“身分”的所有义项。不错,“身分”除了有“(人)在社会上或
法律上的地位”和“受人尊重的地位”两个义项外,在近代汉语中还
有“手段,本领;行为,勾当;体貌,模样;事物的价值”等意义。
如《水浒传》第二三回有“(武松)把那打虎的身分拳脚,细说了一
遍”;《初刻拍案惊奇》卷二十有“(那婆子)所以闲常也与人做些
不伶俐的身分”;《董西厢·七》有“甚娘身分!驼腰与龟胸,包牙
缺上边唇”;《儒林外史·三一》有“你这肴馔是精极的了,只是这
酒是市上买来的,身分有限”,等等。此外,在老北京土语中,“身
分”还有“物品的质量”之义,如李?人《大波》第一部第四章二有
“顾天成当下把一件染过两水、身分还很厚实的嘉定大绸长衫脱下来,
搭在左手臂上”。但是,在现代汉语中,“身分”的意义范围已大大
缩小,基本上只有“(人)在社会上或法律上的地位”和“受人尊重
的地位”两个义项,而不再表示“手段,本领;行为,勾当;体貌,
模样;事物的价值”等意义。至于“身分”的“物品的质量”之义,
在当今北京话中也很少说了,对于新生代北京人来说尤其陌生。所以,
对于现代汉语词汇规范来说,提倡使用“身份”这一词形时,似乎不
必担心“身份”“难以涵盖‘身分’的所有义项”。

  还有人担心:“当前,在北京多数人是把‘身份证’的‘份’读
为fēn,很少有人读为fèn。这种变化如果得到巩固,写的是‘份’,
读的是fēn,‘份’字岂不要增加fēn的读音?”我想,这种顾虑也
是可以消除的。因为“身份证”的“份”读为阴平fēn,是受其前的
高平调阴平(“身”)和其后的高降调去声(“证”)的影响,读快
了,就变读为高平调阴平(若不信,请再看具有相同声调组合的“工
作证”“通讯社”“方便袋”“天地会”等,它们读快了,中间一音
节也同样会变读为阴平),这是连续变调的结果,而连续变调是高于
字调层面的一种语音现象,所以辞书中一般不标注连续变调。因此,
“份”的读音仍然是一个fèn,并没有增加。

  此外,还有人提出,台湾“行政院秘书处”1985年颁布的《文字
处理档案管理手册》中曾规定:“部分”“身分”词中一律用“分”
而不再用“份”,值得参考。窃以为此言欠妥。因为由于历史及地缘
等原因,40多年来海峡两岸长期隔阂,因而产生了一些语言上的差异,
这在词汇上表现得尤为明显,如“彩电”“漱口”“流行音乐”,台
湾称“彩视”“荡口”“风靡音乐”,甚至“身份”还可称“分身”
(据常玉儒等编著的《海峡两岸词语对释》)。所以台湾的规定对我
们来说充其量也是“仅供参考”而已。从语言发展规律出发,从当代
的语言事实出发,加以正确的引导和提倡,才是我们最重要的语言规
范原则。实际上,就是在台湾也有用“身份”这一词形的,所以,
1981年台湾“教育部”重编国语辞典编辑委员会编的《重编国语辞典》,
其[身分]条的义项①“(民族》个人所具有的社会地位”中就注曰:
“又作身份”。

  
发表于 2012-4-4 09:26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“身分”、“身份”与“身份证”(2007-11-09 23:00:33)转载▼标签: 人文/历史身分身份证 分类: 抽空读书  
  “身分”与“身份”哪个写法符合规范?对这个问题,政府主管部门并没有作出明文规定,要靠报刊的示范和辞书的引导。从使用情况看,本来用的是“身分”,过了一段时间后才又有了“身份”,于是“身分”与“身份”成为并存并用的异体词。据笔者的观察,在“文革”前还是“身分”占优势。1978年版《现代汉语词典》将“身分”“身份”合在一起,而把“身分”列在前面,正反映了这个事实。后来“身份”的使用频率突然高了起来,我猜想这和“居民身份证”用了“身份”有关。“居民身份证”市政府颁发的,这似乎意味着政府选用了“身份”这个写法。1996年版《现代汉语词典》作了相应的调整,“身分”与“身份”都单独出条,在“身份”下注音、释义,而在“身分”下注:同“身份”。显然,天平在向“身份”倾倒。
  现在我们来研究一下“身份”这种写法为什么会出现,而且能够得到流传?我想这可能和分化多音多义字有关。多音多义字在使用时要音随意转,非常不便,人们希望把它改变为一音字。改变的办法有几种,一种就是改写。例如,“那”本来有nà和nǎ两个读音,分别表示指示和疑问。后来从“那”字中分化出“哪”字,读nǎ,专门表示疑问,“那”就只有nà一音一义了。照此办理,“分”有fēn和fèn两个读音,fēn是常读。如果把读fèn的“分”都写成“份”,“分”不就只剩下了fēn,成了一音字了吗?“身分”写成“身份”就是这样一种努力。可事实上,这样分化有困难。根据《现代汉语词典》读fèn的“分”有几个义项:①成分:水分/盐分/养分②职责、权利等的限度:本分/过分/恰如其分/非分之想。③情分;情谊:看在老朋友的分上,原谅他吧。显然,这些词语中读fèn的字不可能都写成“份”。文字的使用都强烈的社会性,把这些都写成“份”缺乏社会基础。群众不习惯,不支持,何况还多了两笔?既然不可能用这种办法把“分”这个多音字改为一音字,单独把“身分”改为“身份”也就没有意义了。还要注意一个事实,多音字的读音,非常读有向常读靠拢的趋势,读fèn的“分”在向fēn靠拢。当前,在北京多数人是把“身份证”的“份”读为fēn,很少有人读为fèn。这种变化如果得到巩固,写的是“份”,读的是fēn,“份”字岂不要增加fēn的读音?“分”这个多音字的读音没有减少,而“份”又成了多音字,这又何苦呢?根据以上理由,我们认为还是使用“身分”的写法较好。香港《语文建设通讯》1992年第2期上有篇文章,介绍了台湾“行政院秘书处”1985年颁布的《文字处理档案管理手册》,其中规定“部分”“身分”词中一律用“分”而不再用“份”。这值得参考。



(以上文章来源:《咬文嚼字》1998年第4期)



    1978年版《现代汉语词典》把“身分”与“身份”这两个词列为一条,显然是当作同义词来处理,它对“身分、身份(shēn·fen)”的解释为:“1.(人)在社会上或法律上的地位:解放后劳动人民第一次以主人的~登上了政治舞台 | 他以原告的~要求法庭严惩被告。2.受人尊重的地位:有失~。3.<方>(~儿)物品的质量:这布~不坏。”

    《辞海》1979年版未收“身份”这个词,对“身分(shēn fèn)”的解释是:“人的出身、地位或资格。《颜氏家训·身事》:‘吾自南及北,未尝与时人论身分也。’”

    “分”字本义为“别”,《說文解字注》:“甫文切”,《王力古漢語字典》:“fēn 府文切,平”。如《左傳》文公十六年:“分爲三隊。”《論語·泰伯》:“三分天下有其二。”引申为分配、給與,如《左傳》莊公十年:“衣食所安,弗敢專也,必以分人。”又昭公十四年:“分貧濟窮。”杜預注:“分,與也。”又爲分辨、辨別,如《論語·微子》:“四體不勤,五穀不分。”

    對人加以分別,則有“名分”“職分”之義,讀fèn,扶問切,去聲。如《禮記·禮運》:“男有分,女有歸。”鄭玄注:“分,猶職也。”分別一物爲諸部,則有“部分”之義。爲區別於名分之分,另造“份”字,表示“部分”之義。

  “身分”一词古已有之,现常被人写成“身份”。但身分之分乃名分之分、本分之分,非部分之分。“份”字表示部分之分,与身分之分意义不同。将“身分”写成“身份”是误用,《现代汉语词典》把“身分”当作“身份”的同义词是误解。

    我们现在使用的“居民身份证”实际上是舶来品,大致相当于洋人使用的ID Card, 即识别卡(identification card )或特征卡(identity card)。类似证件在台湾叫做“中華民國國民身分證”,在香港叫做“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證”或“香港居民身份證”。

    1984年我国开始使用这种证件时,大概借鉴了香港的居民身份证,命名为“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”。1985年9月6日,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通过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条例》,正式实行居民身份证制度。2003年6月28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次会议通过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法》仍然维持了原来的名称,未采用公安部草拟、国务院第53次常务会议通过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身份证法(草案)》中“公民身份证”的提法,只是将证件上的号码称谓改成了“公民身份号码”。这是两种提法的妥协。

    现在我们使用的“居民身份证”上有照片、姓名、性别、民族、出生日期、常住户口所在地住址,还有一个统一号码,实际上是一个验明正身的证件,并不能完全表明某人的“身分”。但从分别、辨别的意义上说,这个证件也应写成“身分证”,不应写成“身份证”。

    政府误用文字并不限于“身份证”。从第一套人民币中的1949年版20圆开始,一直到1987年4月1980年版第四套人民币发行之前,人民币上的“貳”字都把“二”写在左上角,这是一个生造的错字。“貳”字有两种写法:“貳”“貮”。这两个字可省写为“弍”“弐”,“貳”的简化字是“贰”。前三套人民币上的这个错字被人指出后,在第四套人民币中改正了,统一使用了简化字“贰”。这是一个进步。但使用了二十多年的“身份证”,经过了两次立法程序,仍然未能澄清关键词,一直使用错误的“身份”而不使用正确的“身分”,实在令人费解。
发表于 2012-4-4 09:28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“身分”与“身份”



苏培成




“身分”与“身份”哪个写法符合规范?对这个问题,政府主管部门并没有作出明文规定,要靠报刊的示范和辞书的引导。从使用情况看,本来用的是“身分”,过了一段时间后才又有了“身份”,于是“身分”和“身份”成为并存并用的异体词。据笔者的观察,在“文革”前还是“身分”占优势。1978年版《现代汉语词典》将“身分”“身份”合在一条,而把“身分”列在前面,正反映了这个事实。后来“身份”的使用频率突然高了起来,我猜想这和“居民身份证”用了“身份”有关。“居民身份证”是政府颁发的,这似乎意味着政府选用了“身份”这个写法。1996年版《现代汉语词典》作了相应的调整,“身分”“身份”都单独出条,在“身份”下注音、释义,而在“身分”下注:同“身份”。显然,天平在向“身份”倾斜。
现在我们来研究一下“身份”这种写法为什么会出现,而且能够得到流传?我想这可能和分化多音多义字有关。多音多义字在使用时要音随义转,非常不便,人们希望把它改变为一音字。改变的办法有几种,一种就是改写。例如,“那”本来有 和 两个读音,分别表示指示和疑问。后来从“那”字中分化出“哪”字,读 ,专门表示疑问,“那”就只有 一音一义了。照此办理,“分”有 和 两个读音, 是常读。如果把读 的“分”都写成“份”,“分”不就只剩下 ,成了一音字了吗?“身分”写成“身份”就是这样一种努力。可事实上,这样分化有困难。根据《现代汉语词典》,读 的“分”有几个义项:①成分:水分∣盐分︱养分。②职责、权利等的限度:本分|过分|恰如其分|非分之想。③情分;情谊:看在老朋友的分上,原谅他吧。显然,这些词语中读的 字不可能都写为“份”。文字的使用有强烈的社会性,把这些都写为“份”缺乏社会基础,群众不习惯,不支持,何况还多了两笔。既然不可能用这种办法把“分”这个多音字改为一音字,单独把“身分”改为“身份”也就没有意义了。还要注意一个事实,多音字的读音,非常读有向常读靠拢的趋势,读 的“分”在 向靠拢。当前,在北京多数人是把“身份证”的“份”读为 ,很少有人读为 。这种变化如果得到巩固,写的是“份”,读的是 ,“份”字岂不要增加 的读音?“分”这个多音字的读音没有减少,而“份”又成了多音字,这又何苦呢?根据以上理由,我们认为还是使用“身分”的写法较好。香港《语文建设通讯》1992年第2期上有篇文章,介绍了台湾“行政院秘书处”1985年颁布的《文字处理档案管理手册》,其中规定“部分”“身分”词中一律用“分”而不再用“份”。这值得参考。
发表于 2012-4-4 11:59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谢谢古老师的资料。第一篇文章已经说的非常清楚了。最后一篇苏培成的意见,虽然有理,但是不能扭转乾坤。
发表于 2012-4-4 13:03:04 | 显示全部楼层
支持谢仁友的意见!
发表于 2012-4-4 18:02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“身份证”是专有名词
其写法应该和证件上的写法一致
否则会出现问题

比如:报名时携带身份证
如果写成:报名时携带身分证
那我只有身份证,没身分证,咋办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4-4 19:12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看晕了~
发表于 2012-4-4 20:00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慢慢看,长见识!
发表于 2012-4-9 18:08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量词,用份

点评精练。另外记住:“身份-身份证”用法是特例、“分子-份子”含义不同即可。
发表于 2012-4-10 11:00:10 | 显示全部楼层
水分/水份,盐分/盐份?

以上如何区分呢?求教。
kingdick 发表于 2012-4-3 20:15



    从咬文嚼字角度,也许可以去分析; 从现代汉语角度,这些是一些很小的问题,因为他们不会影响我们的交流沟通,不要过于在意。都对。只要交流目的顺利达到就行。
发表于 2012-4-18 07:35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学习一下!
发表于 2013-10-27 12:21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dbpxaSA6Kp2o 于 2013-10-27 12:45 编辑

分、份 分工,有必要。分子、份子,大不同。化学分子、恐怖份子,当分清。恐怖分子,恐怖的 化学分子 是也。是以,我总认为,汉字简化方案 中 的 併字,乃 败笔。后、後 分道 多年,一合,遂有「影后」、「影後」之 笑料,垂诸后世。以 四书五经 为凭,为 「后、後」合併 为分说,「又、右、佑」合併,可 引 甲骨文 而 为分说 乎?

水分fen1,也非 毫无用处。孙悟空 使法儿 分水,水分,一行人 方得 过河。^^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华宇拼音输入法网站  

GMT+8, 2020-10-19 23:26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